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色海洋

各位新老朋友,这里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这里是绿色的世界,绿色海洋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写给儿子的信  

2011-09-13 21:55:51|  分类: 写给儿子的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 别 童 年

儿子,今天是六一儿童节,看到你们活蹦乱跳,无忧无虑的神情,我真羡慕你们。现在我就给你讲讲我的童年吧。我象你这般大时,就整天开荒种地、挖坑、爬电杆架广播线了。文革时期,我才读到小学三年级,就停了学(全国的学校都不上课,学生都去闹革命了)。后因你外婆是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分子),就被疏散下放到离城几百公里的农村。我和三哥就跟着爸爸妈妈和奶奶(你外公外婆和老祖)到农村去了,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那年我刚满十岁,下放的地点是墨江县新抚公社金平大队路的生产队。三哥在公社读六年级,我在一所生产大队办的学校读三年级。一间用土坯垒起的破瓦房,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有10几个学生,只有一个老师上课。学校在一座大山顶上,离家有近两小时的山路,隔着几座山头。我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打一双赤脚,一个人手提根打狗棍(因要路过村庄,时常会有狗跳出来)。爬过几座山,还要穿过一片坟地,才到学校。在学校经常被大男生欺负。

一天, 有一个六年级的16岁的男生把他穿在脚上臭气熏天的球鞋挂到我脖子上,还笑嘻嘻地拍着手起哄“小地主!”“小地主!”

当时我没有哭,只是把臭鞋拿下丢掉。又有一次,我在土球场边站着看男生打球,冷不防一个蓝球飞来,猛地砸在我的胸口上,只听见一片嘻嘻哈哈地笑声。过后,我的胸口疼了好几天。当时我也没哭,但一回到家,我就再也忍不住伤心地大哭起来,你外婆边安慰我边陪着我流泪。

 

那时,文革的浪潮也波及到了乡下。农村里的学生也学着城里的学生要闹革命。你外婆是当地出名的裁缝,天天给方圆几百里的村民缝衣服。你外公的毛笔字写得可漂亮了,生产队长就叫他写出行书体“红卫兵”的字样,然后由你外婆把字用黄布缝制在红布袖套上,发给学生们带着去公社的大街上游行。

当时我多么羡慕那些学生,并强烈要求老师发给我一个红卫兵袖套,老师却不屑一顾地对我说:“出身不好的不能发。”我又伤心地哭了,一种被社会遗弃的感觉深深地刺痛了我……

 

我们家在一个半山腰上,是一种土墙的茅草屋。看得到对面大山上一条象蚯蚓般的山间公路,听得见汽车路过的声音时,就能看到象蚂蚁般大小的卡车,在对面山梁上缓慢的盘旋,那是县林业局的卡车到新抚公社的林区拉木料。

每次一听到“嗡嗡”的汽车马达声从对面山顶上传来,我就会边哭边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这时你外公忧伤的眼睛就会无神地望着远方,你外婆就会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哽咽着。

 

69年,国家有政策“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可以回城读书”。接到大姐从个旧市寄来的信后,我们全家欣喜若狂!

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我和三哥挑着简单的行李和一堆书,乘天还没亮就偷偷地从山梁上的砍柴小道出发了。出门一直走崎岖不平的下坡路,走得我的腿直打颤、发软。有时刹不住车就猛地跌跪在地上。来不及喊疼,一分钟都不敢歇息,爬起来拍拍灰又开始赶路。生怕生产队的人看见我们,把我们抓回去。两小时后,终于到了山脚。山下有一条大河,冬天的河水很小,只淹没了小腿。过了河就要爬对面一座山了,这时我和三哥才松了一口气。因为离家已经很远了,估计生产队的人发现我们逃跑也追不上了。我俩坐在河中一块大石头上边休息边吃着你外婆为我们准备的红薯。(后来发现我们兄妹俩逃走后,生产队就开了批斗会,把你外公外婆召去批斗了一晚上)。

 

由于我的心情非常兴奋,所以根本不觉累。一想起马上又能回到那宽畅明亮的教室里读书了,心里就特别激动。自从读一年级开始,我的各科成绩都很优秀,一直都当任班长,而且时常被班主任表扬说我是我们56班的“ 一面红旗”。

 

然而,文革开始了,有一天民主选举优秀班干部,班上51名同学除我之外全都举手选我,当时班主任为难了,就把几个班委叫出教室外,几分鈡后,他们回到教室,只听班主任对大家说:

“本次选优秀班干部,学校规定要选出身好的,丁莹林出身不好,就不能当选了”。

这是第一次因出身不好给我带来的伤痛。“黑五类”子女在那时是低人一等的,你学习再好也没用。你出身好,学习不好,也会被学校重视。

 

从那以后,我象一只丑小鸭,在人群中总是低眉垂眼,性格也格外地内向。“地主子女”这个称呼变成了一口天大的黑锅,重重地压在我心头,使我时时喘不过气来。

“阿林,快走吧,时间不早了!”三哥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我背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俱,三哥的肩上则是一担沉重的行李和课本。上坡了,只听三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也是手杵着膝盖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汗水把衣服湿透了,脖子上一抹就是一颗颗汗水凝固成的盐粒。走了整整五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到了公社唐上街(现在的区政府),在公社学校三哥住的学生宿舍里住了一夜。三哥用铁锅煮饭,煮出来的饭是黑的,煮了一个丰收瓜,那顿饭吃得很香。


第二天,三哥去求人找了辆拉木料的大卡车让我坐在司机驾驶位旁,他坐车箱里。这就是在家里看得见的那条山区公路。一路上道路很险峻,几个小时后,汽车巅巅簸簸地到了通关公社(现在叫通关区)。

通关离县城还有70多公里国道,那时交通极不方便,没有公共车,到县城只能达乘货运卡车。通关设了个检查站,每停一辆车三哥就快步上前叫着 “叔叔,叔叔,带我们回县城好吗?……”

 

来往车辆一辆一辆地过去了,没有愿意带我们的。三哥急了,有一次不等司机同意就自个爬上车把行李甩到了车上,可司机还是不同意,毫不留情的把我们的行李丢下了车。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如再找不到车,天黑前就回不到县城了。三哥红着眼对我说:

“走,我们走路回去!”妈呀,三哥大我3岁,也才13岁,70公里路啊,走到明天天亮也走不到啊。我抹着泪说:“我走不动了!”

这时,检查站一位好心的阿姨看不过,就帮我们找了一辆货车,那司机还不错,把我们拉回到了县城姨妈家。回到县城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在县城读中学的二哥来车站接我们,把撒了一地的课本一本一本地拾起来包好。把我们带到姨妈家。二哥开门时一激动就把姨妈家的门锁都弄坏了。

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为了读书,我付出了汗水,付出了委屈,付出了脱离父母的辛酸。

 

1970年,“红五类”的子女可以升初中,我们兄妹因为是“黑五类”子女,都没有份。所以,13岁的我就被廹走上了社会,当了童工。

人们曾把童年称之为“金色的童年”,因为童年意味着天真浪漫,而我的童年却是个灰色的童年,既无法天真,更无从浪漫,因为我是在一片歧视的眼光中长大的。

 

不让读书,二哥带我去报名当工人。招工招到农场后,先是去队上开荒种芭蕉,后来去了宣传队,之后又当广播员(大部份时间是转播)。搞电工工作,就得学习电工知识,一翻开电工书籍,看到物理公式就头发晕打瞌睡。当电工就得学会修理收音机和扩音机,这些知识可都是高中物理知识啊,可我当时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水平,根本看不懂电工书。后来我就改行了,去延续儿时的兴趣写写画画去了。再后来读了两年中专,调到中学当老师后更觉自己的知识不够用,还得赶快充电补课。

 

多少次在梦中,我经常梦见自己坐在大学教室里听课。后来为了提高知识能力,赶上了全国的补课大潮,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我读完了函授大专、函授本科。但我已错过了读书的最佳时期,因为人的记忆是分年龄段的。就因生不逢时,儿时不能正常读书,后来成年了还在拼命地补课、补课,最后导致耽误了正常结婚的年龄,导致晚婚晚育。所以,如今的你才这么大。而我的同齡朋友们的子女都已经读大学或工作了。

 

儿子,你曾经质问过我“读书就是为了考试吗?”你总是拿美国的教育和中国比。你不知道美国的考试可比中国多了,去美国念书要考托福,那个考是相当难的。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离不开考试啊,生活中要接受生活能力的考试、学校里要接受学习能力的考试,工作中要接受工作能力的考试。所以,考试是鉴别一个人各方面能力的标准。任何人都是无法回避的。

读书是为了掌握更多的知识,学到的知识掌握得是否牢固,必须有一定的标准来衡量,这个标准就是每一次的考试。除此之外,你说还会有什么标准来证明你的能力呢?

 

儿子,你生活在一个幸福的时代、一个比较公平的时代,只要你是个优秀的学生,老师从不会过问你出身于什么家庭,更不会因为你的家庭而歧视你。这样的学习环境你要珍惜啊。

 

我到书店精心为你挑选了一本书叫《心态决定命运》。我相信,只要你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你就一定会去努力。因为我从来不怀疑你的聪明才智,你只是有些惰性,如果你有信心克服惰性,能够每天都去“超越昨天的我”,那你就成功了。你只需每天订出一个生活及学习计划来,然后就严格地按照这个计划去学习、去生活,当天的事情当天完成,一定不要拖到第二天。你一旦习惯了这个程序并形成规律后,你就能够一天一天地超越自我,你就能够达到你想达到的目的,你的成绩就会一路上升。不信你试试!

儿子,从今天开始,你已经告别了童年,希望你努力地去“超越每一个昨天的我”,只要你能树立信心,克服惰性,相信你一定能成功!

                                                                                                    妈妈:于2007年6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