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色海洋

各位新老朋友,这里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这里是绿色的世界,绿色海洋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喜欢聚会  

2009-06-03 02:5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5月28日,马云从昆明下来普洱看80多岁的老父亲。他在铁道部下属的一个企业当董事长,现在已是全国闻名的企业家,是我们宣传队队员中级别最高的一个,现在是厅级。晚上一接到他的电话,我就开始行使秘书长的职权,立即打电话通知版纳的朋友及普洱的朋友,安排次日的活动内容。电话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终于通知完毕。

    我的职务是五年前聚会时宣传队队友们给封的。29日下午,共有14名队友聚集在普洱市"毛驴汤锅店"会餐。之后又去景洪监狱设在普洱市茶城大道上的茶庄喝茶。晚上又去歌厅唱歌,这道“菜”是每次聚会都要上的。

    自2004年小聚会至今又过了五年。大家都非常兴奋,非常激动。年轻时的俏皮、天真烂漫、无所顾忌、甚至打情骂俏突然又很自然地回到了这群已过知天命年龄的人群当中。大家一个接一个地比赛着独唱,一拿着话筒就不想松手。有的打打闹闹,你掐我一下,我抓你一把,有的根本就没听歌者再唱什么,嘻嘻哈哈、依里哇啦,完全地放松、大声地喧哗,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种无拘无束的岁月。忘记了烦恼,忘记了世间的忧愁,所有更年期综合症都被喧嚣声赶跑了。所有的人全部返老还童......

    马董原来演样板戏《沙家滨》里的郭建光,记得那时一唱到高音部分,他那脖子上的大洋筋鼓起鼓起的还是唱不上去。可几十年过去了,那嗓子反而更加洪亮而高吭,这家伙是越喝酒越能唱,使人想起他在舞台上的一招一式。京腔十足的嗓门换了唱歌就不中听了,唱得太白。

    原来的普文农场现在是一地方监狱,老宣传队员们大都当了干警。第一把手就是原宣传队的“小山东”,现在是周政委。那嗓子的圆润及洪亮程度可不亚于正宗歌星,还有点刘和刚的特点,再高的歌他也唱得很轻松。

   车五,因平足得一外号“熊掌”,原来演《红灯记》中的主角李铁梅,京腔不减当年而且更加具有韵味。现在版纳老年艺术团,每年都要到全省各地去演出去转悠,因为过得充实,加之她性格开朗,所以她不显老,只是比年轻时胖了许多,体型变成李奶奶了。

    马林,是八十年代第一批下海的勇士,人人都叫他马老板。演样板戏时,他的角色是扛抢的大兵。十来岁时嗓子是嘶哑的,可现在唱起歌来还有点李双江的味道,不但有技巧,还韵味十足。

    记得当时宣传队在半坡寨排练《沙家滨》片段,李排长叫阿林吼一段沙奶奶的唱段,结果她老唱不出高声段,最后被淘汰了。李奶奶的位置让李珍给占据了,她可是女高音,是大本嗓。

    李珍现在唱起来一点都不费劲,她也和车五一样参加了普洱市老年艺术团。她的脸早些年做美容,把脸的角质层破坏了,害得她四处求医无果,所以满脸通红象关老爷。每次聚会大家都要拿她那块脸来开心。有的说她那脸象猪肝,有的说象赖蛤蟆 .....她也不生气,还笑弯了腰。

    阿林虽不会唱京剧,但现在唱歌可是大有进步,特别唱李娜的《嫂子颂》,显得音域很开阔,唱得很动情,充满磁性。马董说:阿林唱歌是用心在唱。 车五和老冯为她伴舞。老冯可是赤着脚跳啊,那裤腿一只高一只低的,跳得多欢快。那幅模样,象刚从稻田里回来的农民。

    最遗憾的是苏三姐没来,如果她来,这舞厅早被她抬起来了。她的雅号叫“卓别林”。过去是跳《白毛女》的,那舞姿漂亮极了,原在宣传队时是专门编舞的。聚会如果少了她,笑声会少了许多。

    第二遗憾是庞大没来,他可是准男高音,唱《天堂》唱得那个好啊,与腾格尔唱的几乎相差无几。他的歌声很有意境,特别是那尾音处理得相当得当。三十多年前他可是乐队吹小号的,根本就没听他哼过几句,可不知不觉的却成了业余歌星。

    咪咪和老冯是两年前才成一对的。年轻时在一起,大家都知根知底,后来两人的另一半都因红杏出墙而分道扬镳。通过大家的撮合,对了,是马董宣布说老冯与咪咪将成为一对。之后,他们很自然地就成了一家。别看他俩是半路夫妻,可人家好得如胶似漆,下楼梯还相互拉扯着,生怕摔了。

    阿林妒嫉得大叫:“大家快来看,那么亲密,手拉手向前进!”。

    马林不无妒嫉地用鼻子哼着说道:

  “当着我的面咪咪给老冯揪白头发......”声音拔高地吼着:“不会躲着点做这种动作,啊!?”

    阿林打趣地对冯说:"难怪你那肚子啊比我怀儿子六个月时都还要大,是咪咪把你宠坏了!"

    老冯赤着脚摸着肚皮,呵呵呵地笑着。他与赵本山很相象,有人对他说:“你太象赵本山了”,他马上回答:“我是本山他爹!”。

    咪咪过去是跳舞的,也不知何时成了女高音,她会用小嗓。老冯过去在《红灯记》里演的是磨刀人,他出场只唱一句“磨剪子来.........枪...菜...刀....”,但这一句他也唱不到位,老在半空中卡壳。现在唱那《大花轿》唱得屁巅屁巅的,还真象那么回事。他高八度地声称:

    “州老年艺术团的来叫我,我都不耐烦去”。看那架式还拿翘呢!继而又低八度地悄悄对我说:

    “如果咪咪去我就去,咪咪不去我也不去”。啧啧啧,你们看,成何体统!如此相亲相爱啊,叫我们怎么活啊!呵呵,那表情、那神态,真象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

    明珍姐是医生,是我们的老大姐。原来是地区医院的护士长,现在退休了。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一点都看不出真实年龄,看上去只50岁左右。红润的面孔皮肤细腻光滑,风韵依然。她虽不爱唱,但每次聚会都是她第一个提出要去唱歌,因为她深知这群老顽童个个都爱吼两嗓子。一般在人少时她才会开嗓,因为她嗓子容易跑调,怕人家听不懂。

    老戈是一家食品企业的书记,属于知识型的文静型性格。在宣传队时是班长,很会当大姐姐。那时,她经常教我干劳动,盖宣传队的毛草房时就是她教我拓土基、教我用脚把稻草踩进泥巴里,然后再把带泥巴的稻草挂在木条上,等泥巴干后,就是一堵泥墙。老戈过去是跳舞的,演京剧时负责打小鼓,那个不起眼的小鼓手可是当任着指挥的角色。"嗒嗒嗒......忒....倾....灿!"所有的乐器都要跟着她的鼓点。她唱歌是童音,很甜,但不太自信,人多时不唱,只好经常当听众了。

    杨刚和老辜平时很少开口,今天也开了金口,还津津有味地唱了两首流行歌曲。阿林戳了两块萍果送到他们的嘴边,以示鼓励。

    小雷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温文尔雅,脾气相当好,性子很慢。年轻时象电影演员陈冲,随时都是面带笑容,很有亲和力。她进歌厅从来不唱,但她却知道谁爱唱什么歌,每次聚会她都是点歌的服务员。有时听得瞌睡了,她也极有耐心地等着大家疯够闹够,毫无怨言。

    不知怎地,马董百感交集,正对我说着:我太累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阿林大喊:

   “大家请看,伟大的马董在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马董的眼泪太精贵了。”

   “请问马董,你的泪为谁而流?”马董紧闭双眼,姐妹们一个个递上餐巾纸,他赖着不愿睁开那双潮湿的眼睛。出门后才跟我说,他是感动而流泪,成天多幅面孔生活的他,觉得非常地累。只有在宣传队这些老朋友面前,他才会真正地彻底放松,真正地回归自然还本来面目。我当然知道,他那是感概的眼泪......

    流行的、古典的、抒情的、热烈的、幽伤的、豪迈的,还有京剧男女对唱,尽情地吼,直到嗓子嘶哑...时间很快就到12点了,可是大家都还不停地争着话筒,所点的歌只唱了一半。

    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先是山东带着景洪监狱的队友先走,然后马林开车送了一批回家,最后还有5人,马林说带马董去喝点冷饮醒醒酒。结果又到一家冷饮店每人喝了一杯葛根水、吃了冰激凌、又加一碗米干。子夜已过,大家才余兴未尽地分手了......

    回到家后,与小雷又聊了半夜。那夜,几乎只睡了一个来小时。虽然很累,但却兴奋得一夜难眠。知道很伤身体,但还是非常地愉快,还是非常地喜欢聚会......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