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色海洋

各位新老朋友,这里有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这里是绿色的世界,绿色海洋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原创)离月亮很近的地方  

2007-11-16 18:01: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勐海县格郎和乡南糯山有个爱伲族村叫大巴拉寨,很原始,很古朴,是一个正待开发的旅游景点。在一个初春的早晨,我带着好奇心,应朋友之邀,陪同昆明来的几位客人前往。

 昆明市一家很有名气的公司老板黄先生,前些年曾在景洪做过生意,所以这次来版纳,有一种亲切感。其他几位是第一次来版纳。汽车行驶了30来公里就到了目的地,在景洪到勐海的新公路旁,我们一行9人下了车。

大巴拉寨位于海拨1200米左右的一座大山上。“大巴拉”,爱伲语意为“离月亮很近的地方”。寒冬已过,晨雾刚刚散尽,初春的季节,乍暖还寒。本地人还未脱下外衣,省城来的客人则短衣裤短裙,很潇洒。此时,懒洋洋的太阳刚刚露脸,使分布在整个山坡上的爱伲寨子沐浴在一片柔柔的温暖的金色之中。村长的女儿黑鹅,早已等候在山脚迎接我们。她身着色彩丰富艳丽浑身布满彩珠、镶满银泡泡的爱伲族服装,微笑着热情地拉着向导小沐的手,把我们领进寨子。

    一路上,只见每家门口都停放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有的停着汽车和拖拉机,一看就知道这个寨子不穷。同行的朋友指着偶尔出现的电视“锅盖”说,想不到这山里的老百姓还可看电视。到了黑鹅家楼底,有六。七个爱伲妇女正坐在石头上边晒太阳边挑花(在自己织的黑布上用各种各样的颜色线挑花)。有一位90岁的老奶奶悠闲地旁若无人地吸着水烟袋,我赶快摄下了这一脸沧桑,一幅无忧无虑无所求的神情。有七、八个小孩在嘻戏打闹,看到客人来,就叽叽喳喳地挤到一堆。我一看这些孩子,个个长得圆圆胖胖的很结实,一双双乌黑的眼睛看着我们。一问,还大都会讲普通话。

    我不禁想起84年,我带北京来的几位画家到西盟山去写生。到了一个叫“小新寨”的边境小寨。那时看到一大群小孩,八、九岁了还没衣服穿,而且个个都是肚子大大的,手脚细细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如今的爱伲山寨早已远离了饥饿,现代化生活已不知不觉地渗入了爱伲人家。

    爱伲人居住的楼房近似于傣族楼,只是稍矮点。掌楼(阳台)是用木料搭成的。一进屋,女主人就端出一箩青橄榄,咬一口酸中带甜,再喝一口凉开水,似甘露,凉丝丝的泌人心脾。我一口气吃了5个,真过瘾!对于有点晕车的我来说,真是一付上好的晕车药。精神一爽,我们就四处乱串,爬到山顶,看到有一个秋千架。这是用3棵十几米高的树杆栽到地里,把3棵树杆的顶端重叠在一起,形成三角稳定性。中间用一根粗粗的藤条栓上,尾端是块木板。这是爱伲人过节时玩耍的游戏,站在木板上,手扶藤条,背后有人一推就荡出10几米甚至20米,我一看就伸舌头,没有一定的胆量是不敢玩这种游戏的。

    回到黑鹅家,男主人正忙碌着做饭。屋内靠最里边有一个火塘,火塘中间有一个三脚架,男主人在炒米,说要熬鸡肉稀饭给我们吃(熬稀饭的米要炒香)。黑鹅用根竹棍扒着炭灰,把才从地里摘来的青辣椒丢进炭灰里,烧焦了再拿出来,用手一捏,放到木桕里合着姜蒜一舂,倒出来做佐料。一会儿,一大盆黄焖土鸡香喷喷地端上了桌。木瓜切成丝凉拌,脆脆地很诱人。邻居端了一碗腌萝卜来,女同胞们迫不急待地用手抓了往嘴里送,味道好极了!

    有个五岁的小阿布(小姑娘)叫香香,眼睛很大很圆,红朴朴的圆脸,非常可爱。黄先生特别喜欢她,把他抱在怀里,孩子也很乖巧,大家一看黄先生那么喜欢小女孩,就打趣地说:“黄总,你喜欢,就认做干女儿吧”,黄先生一听,“真的吗,那太好了,快叫干爹!”原想,山里孩子可能要忸怩半天,出人意料的是,孩子很干脆很稚气地叫了声“干爹!”。这下可把黄先生乐坏了。众人一起欢呼!“香香,亲亲你干爹!”香香很听话地把小嘴伏在黄先生的脸上,并很亲热地依偎在黄先生怀里。这孩子一点也不认生,也许这就是缘分。我激动地举起相机,摄下了这一珍贵的镜头。

    开饭了,村长来陪我们吃饭,才知香香是她的孙女。我们狼吞虎咽地品尝着爱伲菜。这时,有4位阿布(小姑娘)站立在桌边,唱起了爱伲山歌,爱伲姑娘有一幅天生的好嗓子。有位小阿布唱起了《远方的小伙子,你是否喜欢我?》那旋律动听极了,既俏皮,又热烈。黑鹅唱的是情歌《我俩虽然相爱,但不能在一起,希望我们来世一定在一起》,歌声凄婉而又充满希望。一位18岁的阿布唱的是《想念妈妈》,那曲子古老而又深远,抒情而又缠绵……

    爱伲族的歌曲如此之美,真真令我惊叹!而且是原汁原味的,就象刚吃过的青橄榄,令人回味无穷。我被这歌声陶醉了。难怪去年西双版纳参加“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题材音乐电视大赛”中,一位爱伲小伙子唱的一曲《心的约会》夺得了骏马奖唯一的全国冠军。客人们被这动听的歌声所感染,自告奋勇地跳起来对唱,向导小沐更是高兴得脱了鞋赤脚跳起了爱伲舞。大家为她拍着手,最后忍不住干脆全都到掌楼上跳起了爱伲团结舞。

    正午的太阳暧融融地照在阳台上,很温馨。蹦!——蹦!——的跺脚声、歌声、欢呼声震荡着整个爱伲山寨,引得周围人家的小狗汪汪地叫个不停。静悄悄的山寨顿时有了生机。

    跳累了,大家余兴未尽地进屋喝水。女士们嚷着要当一回爱伲人,黑鹅把早已准备好的几套爱尼衣服拿出来分发给大家穿上。穿戴完毕,身上足足重了两公斤。客人们一声惊呼:“原来汉族的超短裙是爱伲裙子演变而来的!”。爱伲族的服装设计得很科学,为什么爱伲族喜欢打绑腿穿短裙?是因为爱伲人都居住在山坡上,不可能向傣族那样长裙拽地走起路来迈不开大步,一摆三摇的很悠闲。据说,爱伲妇女很勤劳,一边上山背柴,一边还要搓线。长年负重而行,所以,爱伲族姑娘的腿都是很健壮的。

    照完相,已是下午5:00,该打道回府了。客人和主人相互留了电话,突然发觉黄先生不见了,大家四处寻找也不见踪影,只好下山。

   “黄总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回头一看,嘿!好一幅全家乐!只见黄总左手牵着小香香,右手牵着香香的哥哥,香香的妈妈和姑姑走在前面,正说说笑笑地走下山来。原来黄总是去香香家认家门去了。

    原先唱歌的几位小阿布一直送我们到山下,黄总再次抱起干女儿,依依不舍地与香香的母亲道别:“弟妹啊,以后一定带香香来昆明,我供她念书,我家里还有个女儿,比香香大1岁,以后她俩可一块念书。”香香的妈妈笑着连连点头,“会的,我一定会带她来昆明”。

    终于,我们上车了,告别热情好客的阿布,告别了“离月亮很近的地方”。车开出老远,黄总还沉浸在一阵喜悦之中:“想不到会得了个女儿,这真是从天而降的喜讯!”。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